8小说网 > 历史·穿越 > 大秦五百年 > 第165章 约战
听书 - 大秦五百年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65章 约战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大秦朝廷的政策,再加上训导部从中教化,取得了极大成功,已经完全取得了本县的民心。

在三川郡各地,许许多多的村子里,同样出现了这一幕。

以后秦军每收复一个地区,训导部都会投入运作,尽快赢取当地的民心,这是嬴子婴统一天下民心的法宝。

当然,每个地方情况不一样。这种工作在韩国容易开展,在其它地方会困难很多。

五天后,又有十余人回到本村。

那些没有等待自家男丁回来的村民们,纷纷去神庙烧香祈求,祈求家人能平安归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咸阳宫,御书房。

嬴子婴在看着赵衍送来的报告。

三川郡官署已正常运作,出台了一批切实有效的措施。

在三川郡各个县,都已任命了相应县令、县丞。

朝廷实行盐铁专卖,三川郡各县、乡都及时开设了卖盐店铺。

在洛阳和其它县城,卖盐店铺还兼卖纸张,大受欢迎。

根据统计,三川郡目前辖区人口为768052人。

秦朝的每个郡人口差别很多。

少则不足十万,比如边疆的郡,人口不到十万也很正常。

人口最多的郡级行政单位为管辖关中平原的内史区,人口超过两百万。

内兄冯唐工作做得还算不错,不仅能提出许多有效建议,并且负责执行下去,嬴子婴乐于看到这样。

他不会任人唯亲,但如果亲家的人有真材实料,他也不避嫌。

在六万多降兵、俘虏中,大部分已送回家,可在农忙时节劳作。

午后,陈平来向皇帝报告情况。

陈平道:“陛下,臣刚刚接到章邯派人送来的消息,项羽让龙且提前出发了,估计不久后会到达三川郡南边。”

子婴道:“他们万万没想到,我们能夺取虎牢关。情况有变,项羽跟着改变。”

陈平道:“在适当时机,可以让带马镫的骑兵出场了。”

子婴道:“虎牢关东边的齐、赵联军,那是大肥肉;南边的十五万楚军,同样是大肥肉。如若按照人数,齐、赵联军更多。丞相觉得,让新骑兵出其不意攻哪一边?”

陈平道:“五国攻秦,齐、赵、韩惨败。因为有武关阻挡,项羽只能攻城,一定会很不服气,以为在野战中楚军第一。在巨鹿一战,项羽破釜沉舟,以寡敌众,野战能力的确强悍,诸侯都服气。臣认为,既然如此,那就让新骑兵那龙且十五万楚军开刀。”

子婴点点头,说道:“丞相之言,正合朕意,就这么办了。至于怎么用骑兵,让韩信去打算。”

目前,骑兵有七万骑兵尚未跟随韩信出征,其中有五万在蓝田大营。

子婴下达命令,让五万骑兵前往函谷关对面营垒,划归韩信指挥。

又再派人通知韩信,告诉楚军提前到来,以及骑兵使用一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蓝田大营,这里有五万骑兵。

这里是关内最大的军营,五万骑兵、十万战马,有足够的马厩容纳。

骑兵们还在陇山地区时,对配备马镫和新武器的新式战法已训练数月,一个月前来蓝田大营候命。

数月前,三十万大军攻韩,骑兵们却暂时无缘参战,官兵们心痒难耐。

明明有新式武器和马镫,却不派出去作战,许多官兵都不理解。

这天,都尉王翳跟部下中的五百主秦勇在营中下象棋。

秦勇棋艺高于王翳,连赢了数盘。

王翳郁闷道:“不玩了不玩了!要是跟随出征,就不会这么无聊。”

秦勇却是一副冷静之色,说道:“朝廷暂时没让我们出战,必有深意。”

王翳不解道:“我们有马镫、有钢刀,却不派我们出战,舍弃优势不用,是实在不明白。”

秦勇道:“王都尉,我们有马镫和钢刀,敌军恐怕不知晓吧!若在作战时,突然派我们出战,才能做到出其不意,敌军事先没防备,肯定无法抵挡。”

王翳恍然大悟,说道:“是啊!把我们当奇兵来用,效果会更好。”

秦勇道:“制作钢刀、配备马镫、操练新战法,就是为了上战场。只要时机一到,朝廷肯定会派我们出战。”

这时候,鼓声响起,是李必大帐击鼓升帐。

李必擅长秦兵操练和指挥骑兵作战,升任安远将军后,这五万骑兵暂时由他管辖。

接到皇帝命令后,李必立即把都尉级别以上武将召集一堂。

奋武将军曹斌一脸烦闷,说道:“李将军,卑职都快憋死了,我们何时才能出战?”

王翳道:“李将军,何时才是出兵时机?”

武将们都纷纷询问、发牢骚。

骑兵军团李必职位最高,或许知道朝廷用意。

李必笑笑道:“我跟诸位一样,憋得难受。现在,终于不用再憋了。我刚刚接待陛下命令,要率领大家去函谷关对面,听从韩信将军调遣。”

听到这里,武将们精神一振,郁闷一扫而空。

王翳道:“看来时机到了!”

曹斌不解道:“敌军在虎牢关东边,我们去函谷关有何用?”

李必道:“我也不知,听从调遣便是。既然派我们出去,迟早会派上用场。”

第二天,五万骑兵开拔,浩浩荡荡向函谷关而去。

当然,出发时的骑兵已经把马镫收起来,防止半路有人看到。

等到要出战时,才会把马镫重新装上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洛阳,韩信接到皇帝通知,关于楚军出发和调派骑兵事宜。

接到通知不久,韩信接到了范目送来的军情,在三川郡最南边,发现了大批楚军。

韩信命令范目,让他利用地形逐次抵抗,迟滞楚军攻势。

他再集结兵马,要返回函谷关对面营垒,亲自指挥对龙且的作战。

三川郡留下十五万士兵驻守,投入到跟楚军作战的兵力为二十万。

龙且是项羽得力虎将,韩信要好好敲打这只老虎。

部分骑兵留守三川郡,等到韩信派配备马镫的骑兵作战后,这些骑兵战马将会全部安装马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川郡最南边,大批楚军驻扎在这里。

主将龙且不断接到前方战报。

秦军利用多山地形,在许多地方打击楚军。

当然,这只是小规模的打击,楚军损失不大。

总体来说,秦军节节败退,楚军徐徐推进。

龙且没有轻视秦军,对由自己率领的楚军也很有信心。

项羽善于统兵作战,也善于练兵。

龙且是项羽副手,由他操练出来的兵马,装备精良、训练有素,战力比较强。

这天,楚军扎营于洛水南边,已建造了大批船只。

龙且召集武将,部署作战计划。

彭越道:“龙将军,我们何不从洛水顺流而下,可直逼洛阳。”

郯公道:“对啊,直捣韩信军的心脏。”

利几道:“末将赞同这样做,我军直插敌军心脏,可将敌军搅乱。洛阳周边有许多乡村,若粮食不足,就地解决。”

龙且道:“我们不是强盗、也不是匈奴人,除非到了绝路,否则不允许抢掠百姓。若从洛水进军,秦军有可能半途拦截。就算顺利去到洛阳,在洛阳外跟秦军决战,即使我军能胜,伤亡也不会小。截断秦军粮道,才是最好选择。”

商议已定,龙且决定渡河。

渡过后,龙且派一万士兵留守。

楚军的粮草运输,需要从这里运送到北边,必须确保粮道安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从洛阳到函谷关,有平坦的官道,秦军行军速度比较快。

六月初这天,韩信率军抵达函谷关以东二十里的营垒。

韩信召集众将开会,在函谷关营垒的骑兵将领也一同参加。

韩信道:“楚军已从三川郡最西边渡过洛水,向函谷关而来。他们还不知道我军有马镫、钢刀、寒鸦箭,这是我军最大的优势。要充分利用优势打败龙且。”

李必道:“韩将军,装上马镫、配备钢刀后,骑兵将士们都高兴得很,都盼望着早日出战,用新战法、新武器斩杀敌军。”

韩信道:“骑兵将士们不用等太久,三川郡将会是楚军坟墓。”

随即,韩信和武将们走到地图前,这是三川郡大地图。

出得函谷关后,便是三川郡地域。

韩信指着函谷关东边,说道:“从函谷关到营垒二十里地,地势平坦,有利于骑兵作战、适宜列阵迎战。对于如何灭楚军、吃掉龙且,本将军已了全盘之策。”

说毕,韩信露出莫测高深的笑容。

楚军强大,龙且是项羽账下得力武将,不容小觑。

在场武将们都知晓,韩信善于用兵。

如若是项羽亲临,或许胜负还是未知数。

既然是龙且带兵前来,听到韩信这么说,武将们都相信可以。

要破龙且,到底是什么办法呢?

武将们被激起了好奇心。

感受到武将们对自己的信任,以及被吊起的好奇心,没人能有破敌良策,只有韩信才有,韩信心理上得到了满足。

韩信道:“八个字:‘正面决战,断其后路’。”

至于具体要怎么做,韩信不打算详细说出来。

如果是皇帝亲临,韩信会把作战计划详细汇报,现在只是面对部下,就没必要具体解释了,武将们听候调遣便是。

武将们听到这八个字,有人仍然疑惑,有人若有所思,有人似乎是想出了其中关键点。

韩信道:“项羽喜欢正面作战,善于列阵而战,龙且同样如此。那我们就按照龙且喜欢的方式,跟龙且决战把他打败,一战定乾坤。”

随后,韩信用布帛写下书信,派人前往楚营交给龙且,这是约战书。

他对龙且还算了解,可以笃定,龙且肯定会答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函谷关东南百余里处,楚军营寨。

一匹马向楚营而来。

只是一个秦兵而已,楚军并未放在心上。

来到楚营大门外,秦兵朗声道:“我奉命要见龙且将军!”

楚营大帐,秦兵被带来这里。

龙且问道:“韩信派你来,有何事?”

秦兵取出布帛,说道:“这是韩信将军命小的交给龙将军,还望龙将军尽快答复,让小的回去复命。”

龙且接过布帛,打开阅览起来。

布帛里韩信写着,项羽能在巨鹿一战中打败秦军,那是他没遇上真正对手。如果由他韩信统兵对阵项羽,项羽必败,对阵项羽帐下龙且,更不在话下。

韩信对龙且说,跟龙且约战,决战地点在函谷关营垒背后,只要龙且敢来,必败无疑。如果你龙且畏惧不来,比当初我韩信忍受胯下之辱更加窝囊。

“哼!”

龙且把布帛重重仍在地面上。

韩信居然如此轻视自己,龙且很来气,正面列阵作战,是项羽和龙且强项,韩信居然敢硬碰硬。

龙且虽然来气,也并没有失去理智,他在思量着。

韩信有什么底气敢于约战?

要打败对手,要么是正面作战力压敌人,要么是用阴谋诡计。

韩信能使出什么阴谋诡计?是半路伏击?还是断其粮草?

龙且在思考着这些问题。

从这里到函谷关,虽然多山,但只要斥候有充分的侦察,部下不轻敌冒进,秦军就不会有伏击的机会。

要是想截断粮道,从洛水下游到此,基本上没有道路,可能性很低。

想通了相关问题后,龙且再提笔在布帛上写:你要战,我便战,必生擒你韩信!

秦兵接过布帛后,回去复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久后,韩信接到了龙且的回复。

看到短短回复内容后,韩信嘴角露出了笑意。

龙且答应正面决战,败局已定,能不能回去还是问题。

他韩信将会踏着楚军尸体,成就英名。

数日后,韩信把武将们召集一堂。

在大地图前,韩信说道:“楚军离我们不远了,决战的时候要到了。”

苦苦等待的时机终于到了,武将们精神大好。

特别是骑兵军官们,他们憋了好几个月,终于不用再憋了。

韩信继续道:“‘正面决战,断其后路’,当楚军主力来到决战之地后,我们用一支兵,事先绕道楚军撤退之路,等楚军撤退、溃逃时,重重打击。此战的关键,在于要在正面作战中战胜楚军。龙且敢答应跟我们决战,是料定他绝不会败。那么,我们就在正面作战中把龙且打败。”

李必道:“楚军不知道我军有钢制兵器、战马有马镫,必能出其不意。”

韩信道:“不错,无论是步卒作战,还是骑兵出击,我军皆有兵器优势,龙且不知我方有此武器,无法事先防范,必败无疑。”

辛韦道:“步卒训练的钩镶、钢刀配合作战,定能让楚军戟兵吃尽苦头。”

韩信道:“这次出战,暂时不用此战法。若用此战法,虽然能破敌军戟兵,但缺少冲击力,无法冲乱敌阵,龙且看到我军有此武器和战法后,知道难以取胜,必定会鸣金收兵,有序撤退。三日后列阵迎战,我们采用原本战法,待两军僵持时,我军新式骑兵突然出现,以最快速度冲击敌阵,必能把敌阵冲乱。配备马镫的骑兵近战,必能冲垮敌军。”

随后,韩信要调兵遣将了。

韩信看向辛韦,说道:“辛韦!待楚军正面列阵后,你率三万人绕到背后三十里的苍龙道,带上寒鸦箭。只要楚军回来,无论是有序撤退、还是溃逃,都要狠狠地打击。”

辛韦抱拳道:“诺!”

韩信向吕马童道:“吕校尉!”

吕马童抱拳道:“末将在!”

韩信命令道:“列阵迎战时,由你做前锋,全力冲击敌阵。”

吕马童道:“诺!”

被安排重要任务,他一脸兴奋,他不怕打硬仗,最怕没有立功机会。

韩信道:“三日后,我亲率大军列阵迎战。新骑兵在两边山林潜伏,等时机到了,再听我号令出击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楚国,彭城,皇宫大殿。

这天,是虞姬生辰,项羽摆下生辰宴,歌舞助兴,把臣子们都叫来,给虞姬庆祝生辰。

宴会上气氛热烈,得到大家的祝贺,虞姬很高兴。

大殿上跳的是楚地之舞,唱的是楚地之歌。

跳舞完毕后,章邯出列,趁机道:“陛下,要说天下间谁的楚舞跳得最好,非齐国刘邦的戚夫人莫属。若能有戚夫人给皇后歌舞助兴,这生辰宴会更好。”

项羽道:“朕有皇后一女子足也,不会再纳其她夫人。”

章邯道:“臣绝无劝陛下纳其她夫人之意。只是觉得,皇后生辰宴,若有天下最好的歌舞助兴,锦上添花,相信皇后会喜欢。”

虞姬喜欢音律,也喜欢楚地之歌舞,他料定这个马屁拍得对。

虞姬对项羽道:“陛下,妾身也听说过戚夫人,以歌舞闻名于天下,若她是妾身妹妹,那再好不过,只可惜在齐国。”

项羽叹息道:“可惜刘邦不肯称臣于楚国,要不然,可命刘邦让戚夫人来彭城陪伴皇后。”

章邯道:“刘邦不臣服于陛下,必会付出代价!”

司马欣出列道:“龙且将军已进入韩地,韩信区区执戟郎中,定会惨败,胜利消息很快会传来。”

看着旁边的司马欣,章邯脸色平静,然而,内心却是无比憎恨。

范增必要要除掉,对于司马欣这个罪恶小人,章邯也发誓要除掉。

项羽道:“若龙且将军早点出征,有捷报传来,皇后生辰宴就喜上加喜。”

虞姬举起酒爵,微笑道:“陛下让众臣给妾身庆贺,妾身也敬陛下一爵,祝大楚称雄于天下,祝龙且将军旗开得胜。”

随即,虞姬把一爵酒干了。

项羽更加高兴。

章邯趁机道:“皇后真乃难得的贤后,陛下之幸!大楚之幸!”

生辰宴还没结束,有人进来大殿,把韩信约战龙且于函谷关一事向项羽报告。

项羽道:“诸位,韩信胆敢约战,在函谷关决战,时间就在两日后。”

章邯成绩道:“韩信自视甚高,以为在西边打败过敌人,就能列阵打败我大楚雄师。”

项伯道:“韩信胯下小儿,不自量力。”

项庄道:“不用多久,我军胜利的消息就会传来。”

项羽大声道:“叔父说得没错,韩信胯下小儿,不自量力,自寻死路。”

虞姬又举起酒爵,说道:“预祝龙且将军胜利,敬诸位一爵!”

众臣都举起酒爵干了。

因为项羽当众说过,希望戚懿来彭城,后来不久,楚国市井上流传着,楚国皇帝想要戚懿来彭城,不久后,这些传言很快在齐国流传。

许多人都认为,项羽看上了戚懿,想要刘邦的女人。

刘邦得知后,被气炸了。

戚姬是他心爱的女人,项羽居然想要他的女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苍龙道,是从南边前往函谷关的通道。

龙且率领的楚军,在函谷关以南三十余里的苍龙道旁边安营扎寨。

六月十五,是决战的前一天。

龙且把众将召集一堂。

龙且道:“韩信虽有些狂妄,但秦军强弓硬弩,训练有素,不可轻敌。明日,由我亲自率兵出战,一举击垮秦军。大营留下两万兵马,由项声留守。”

项声领命。

龙且看向彭越,说道:“彭越,明日出战,由你作为前锋,务必一举冲垮秦军。”

彭越领命。

此时的周兰,若有所思。

周兰是楚营中文武兼备的智谋将军,当初项梁在会稽举兵时,周兰便加入楚营。

在原本历史上,在潍水之战中,周兰作为龙且的副将参战,当时周兰看破韩信的计谋,向龙且提议采取持久战,但龙且却没有采纳,以至于全军败北。周兰虽然逃走,最后被灌婴抓住。

这次龙且出征,副将同样是周兰。

龙且刚要解散众将,周兰道:“龙将军,韩信敢于约战,必有所持,末将总是觉得似乎不对劲,一时又想不出问题出自哪里。”

龙且道:“周将军多虑了!我军在此安营扎寨,当明日我军出战后,无论是偷袭大营,还是断我军后路,还是正面列阵时秦军会如何打,本将军把一切可能都想到了,韩信绝无打败我们的机会。”

彭越道:“明日,十万楚军,定能把秦军击垮,难不成韩信还能使出什么花招?周将军的确多虑了。”

龙且道:“周将军勿须多虑,明日我军全力攻阵,定能破敌阵。”

周兰觉得,或许是自己杞人忧天了。

楚军十五万军队北上,在三川郡南边的作战中,累计折损近万人,洛水留下一万兵力,大营留下两万,龙且决定率十万军队出战。

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。

楚营,楚军倾巢而出,浩浩荡荡向北进发。

函谷关东南边,超过二十万大军云集于此。

楚军六百乘战车在前,左右两翼布置着大量骑兵,战车背后是弩兵、戟兵。

在这十万人当中,摆出数个以万人作为基准的战阵。

第一个战阵指挥者是彭越。

在这个时期,车兵依然是冲锋中不可或缺的兵种,楚国目前共有车兵一千五百乘,项羽将四成车兵调拨给龙且,是要在有可能的列阵作战中压倒秦军。

秦军列阵迎战的有八万人,没有车兵。

秦国原本有战车六百乘,上次函谷关大战,损失两百余乘,这次作战,韩信打算采取防御阵型,不派车兵出战。

配备马镫的骑兵出现,车兵将会退出历史舞台。

在出战的八万秦兵中,骑兵有一万五千,仍然没有配备马镫,用于迷惑楚军。

最前方为一个万人战阵,由吕马童统领。

张凯、刘维、杜凭各有一个万人战阵。

左右两边的骑兵,由骆甲、杨喜分别指挥。

韩信坐镇中央,掌控全局。

既然是约战,韩信、龙且打算先靠近说些话。

双方主将的战车,在一队士卒拱卫下前进,在相距二十丈时停下。

近距离接触,韩信、龙且都把对方看得清清楚楚。

身材高大的龙且,精气神十足,举手投足给人孔武有力之感。

龙且道:“执戟郎中,别来无恙!”

想起以前在楚营时,被项羽和龙且看不起,现在却能和龙且同等身份地位,韩信有一番感慨,他这匹曾被人看不起的千里马,终于有了好伯乐,有了用武之地。

韩信道:“龙且将军,相隔八年,昔日被你看不起的执戟郎中,成为即将把你打败的无敌统帅。”

龙且没有恼怒,反而发笑起来,说道:“大言不惭!你若率军投降,我大楚皇帝陛下虽对你甘受胯下之辱不耻,也必会重重赏赐。若执意跟大楚作对,今日便把你灭了!”

韩信同样没有恼怒,淡淡一笑,说道:“龙且将军,你是难得的猛将,有情有义。但项羽并非明君,你跟着项羽,不会有好结果。不如弃暗投明,投奔我大秦。”

龙且道:“韩信,你不识时务,今日便让你后悔!”

随即,两人各自调转车头,回到战阵中。

龙且命令彭越,向秦军进攻。

首次出战,便派出了全部六百乘车兵,以图一举冲垮秦军。

车兵缓缓前进,跟在后面的是步卒、弩兵。

此时,秦军三弓床弩已做好射击准备。

楚军进入射程了,两百架三弓床弩,齐齐向敌军射箭。

对于秦军有射程更远的床弩,龙且早就知晓,但这种床弩数量不会太多,并且连射速度慢,冲过去完全没问题,对于步兵进攻影响不大。

两百支大型箭矢破空飞出,造成楚军有十余人、三匹马中箭。

由床弩射出的箭矢,贯穿力极强。

当射中士兵时,直接穿透身体。

当射中马匹时,匹马虽有甲衣防护,箭矢巨大的贯穿力,仍然射入马匹身体,一匹马倒下,造成整辆战马倾倒。

车兵、步卒、弩兵都加快速度前进。

车兵开始了冲击,步卒、弩兵全速奔跑。

由于床弩射击速度慢,并不能阻挡楚军车兵前进。

秦军配备踏弩的弩兵,手中踏弩已上弦。

弩兵排成三排,标准三段式。

当楚兵进入射程后,随着武将一声令下,第一排弩兵射击,第二排、第三排跟着接替射击。

楚军弩兵同样冲入射程,跟秦兵相互射击,掩护着车兵前进。

双方互射,各有伤亡。

在秦军弓弩阻挡下,楚军车兵仍然冒死冲锋。

最后,有两百余辆战车冲近。

秦军长矛兵列阵阻挡,但车兵冲击力大,未能全部阻挡,有七十余辆战车冲入阵中,后面的步卒跟着冲入。

吕马童就在战阵内的后段,从容指挥着作战。

敌军冲入战阵的战车,企图横冲直撞,冲乱战阵。

秦军早有准备,在战争内,秦军和楚军相互距离比较近,小连弩能派上用场,大量配备小连弩的弩兵,向敌军车兵、步卒射击。

射速极快的连弩,发挥了明显效果,大量楚兵被快速射杀。

与此同时,彭越在见车兵冲出缺口后,命令全体步卒跟着冲锋,上万步卒向秦军冲去。

“嗖嗖嗖……”

连弩箭矢密集射出,楚军车兵很快被清理得七七八八。

此时,楚军已有大量步卒已经冲入阵中,形势有些严峻。

吕马童临危不乱,就在阵中数百弩兵后面,指挥弩兵射杀敌兵。

弩兵同样分为三排,同样是三段击,前排弩兵把连弩十支箭矢射完后,第二排接替射击。

连弩三段击,比普通弩箭三段击,杀伤力高出很多。

楚兵步卒从缺口潮水般涌入,人数是多,气势也很大。

一旦弩兵无法抵挡,楚兵将会从长矛兵背后发起攻击,整个战阵会被彻底击破。

但是,秦军连弩射速实在太快,楚军人数虽多,也难以冲近。

楚军前锋全部已经压了上去,骑着马的彭越,离秦军外围长矛兵已经不远了。

他看着战阵内的秦军弩兵,连弩也三排轮番射击,威力实在太强了,自己的前锋部队能否破阵,心里没底。

在秦军中央的韩信,望着前方战况,一切都按计划进行。

在前锋战阵内的吕马童,见抵挡得差不多了,楚兵即将冲近弩兵,下令部下后撤。

在彭越严令下,楚兵全力向前冲。

秦军边打边撤,退而不乱。

待退到一定位置后,由张凯指挥的万人队补上,挡住了楚军攻势。

双方长矛对长矛,激烈搏杀着,秦军士气高昂,楚军目前士气也不差,双方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。

在远处的龙且,望着前方战况,略皱眉头。

就目前来说,秦军比他想象中要难打一些,但他还是比较有信心。

战事持续胶着,双方都不断有士兵倒下。

长矛兵持续伤亡,原本整齐排列的长矛兵,在逐渐伤亡后,露出了缺口。

楚军长铍兵、戟兵趁机冲入。

长矛兵后面的秦军迎战,战事又再继续胶着。

在这些秦兵中,有少部分参加过上次由赵佗指挥的函谷关大战。

在那次大战中对阵的是韩军。

他们把韩军跟楚军向比较,楚军战力更强。

望着前方战况,龙且开始有些急了,又再派出万人队加入战斗。

楚军有了生力军加入,秦军假装难以抵挡,边打边撤。

龙且露出了笑容,秦军终究还是抵挡不了。

在交战地点两侧山林,潜藏着大批骑兵。

在东边山林,王翳和部下们在此,在望着山下战况。

骑兵们都摩拳擦掌,要在出击后多砍敌人脑袋。

在以往,骑兵用钢刀砍杀敌人,那只是操练而已。

骑兵们盼望着实战,通过实现检验新式武器、新战法的成效。

王翳道:“我军出击,得避开长矛兵。长矛太长,只要把长矛向前伸出,可有效遏制冲锋的骑兵。”

秦勇道:“敌军两翼没有长矛兵,若我们猛攻敌军中军,必然能冲乱,甚至可威胁战阵中央的龙且。”

王翳点头道:“我军有数万骑兵,把握很大。只要冲乱中军,前军必然受到影响,引发全军混乱。还有伏兵在后面等着,龙且逃不掉了。”

在秦军战阵中央,站在战车上的韩信,密切观察战况。

必须要跟楚军消耗一段时间后,挫敌锐气,才是骑兵出击时机。

一旦骑兵出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击敌阵,在短时间内决定战争胜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苍龙道以南三十里,辛韦带着三万士卒来到这里。

他先仔细观察地形,这里勉强可以伏击,但地形算不上太好,如果楚军事先有侦察、防备,伏击难以成功。

韩信说过,当敌军仓皇撤退、溃退时,不可能再先派斥候仔细侦察,那时候秦军追杀而来,楚军根本没时间去先侦察。

辛韦把士兵、寒鸦箭部署在合适位置,在静静等待着。

对于用寒鸦箭杀敌军,辛韦有很高的期待。

寒鸦箭那密集的箭支射出,只要敌军在特定距离,必定难以幸免。

更何况,还有大量的连弩严阵以待。

要是运气好能把龙且射杀,他更是大功一件。

想到即将用这种大杀器收割敌军,秦军官兵们为之兴奋。

这支三万人的秦军,下辖有五个都尉,分别在不同位置指挥部下。

其中,有个名叫吴封的都尉,就跟随在辛韦旁边。

吴封问道:“辛将军,楚军倾巢而出,我们何不趁机夺取敌营?”

辛韦道:“我也向韩将军提过此问题。韩将军说,龙且不是庸才,必定会留下足够兵力留守。在敌军主力失败前,不是夺取敌营的好时机。等前方我军击败楚军主力后,楚军逃回这里,我们再伏击。就算有少量残兵逃回大营,我们可把楚营围起来,让楚军上天无路、入地无门,楚军必人心惶惶,那时候攻取大营,事半功倍。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